主页 > 湘竹评论 > >语浅情深 生动传神——黄瑜《竹林对弈图》诗赏
语浅情深 生动传神——黄瑜《竹林对弈图》诗赏
[来源:未知]   [作者:admin]   [编辑:admin]   时间:2019-03-14 18:34

  黄瑜,字璞庵,清末期间潮州府人,自号真平道人。喜画山水、人物,尤擅青绿山水,笔法苍劲古朴。以开画店为生,曾主持潮州书画局,该局设于潮州府仓内,展销书画,至抗战结束。

  黄瑜所作《竹林对弈图》,描写深山竹林中,两位长者坐在竹席聚精会神相向对弈。不远处,两侍童或站、或蹲,一提水壶,一挥扇煮茶,以备长者饮用,两处人物相映成趣。全图人物置于画幅中心,体貌、神态、服饰各异,无一雷同。笔墨细柔,人物衣纹勾线简约得当,设色淡雅,形态生动自然、传神,衬以竹林山石,既烘托人物心态、性格,又显得高古而清幽。画幅右端画家题王守仁的《题四老围棋图》诗,曰:

  题款“壬申冬月写于梅花精舍,在民仁兄先生正。真平道人。”此诗形象地点明了高蹈远世的隐士风范和风流玩世的名士情趣,莫不是清峻通脱,几追仙姿,为后世思慕。王守仁(1472~1528)字伯安,浙江余姚人。明代大儒,弘治进士。其学以知行合一为主,发挥致良知之教,反对朱熹格物穷理之说,讲心学渊源于宋之陆九渊,世称姚江学派。尝筑室于阳明洞,学者称阳明先生,有《王文成公全书》。诗的三、四句反映了古人所追求的那种高尚典雅、博学敏思、处惊不乱、淡泊名利的精神境界。画家借王守仁的诗表明自己的心志和高洁、淡远的品格。

  诗的后面接着有潮州秋的题诗:竹里烹茶境最幽,仙翁行乐桔中游。分明一段清闲事,都在人间笔底收。

  题款“在民贤友雅属,壬申嘉平菊秋补句。”本诗从画面说起,古人所谓“竹里烹茶”,追求饮茶、环境与人相统一的境界与情调。茶所代表的是闲适的生活方式和人生,追求精神上与心理上的轻松自由。细细品茶能品出淡淡的甜香,体味一种苦而能乐的人生况味。人们通过赏茶,参透玄机,净化自我,任运委安,达到自然练达,有一种隽深的味外之味。《橘中秘》为历来习棋之范本。清张惠春认为:“列国分争之时,干戈扰攘,车马交驰纵横,战守朝秦暮楚,有异于棋乎?即自盘古以至于今,盛衰兴废之事,有一非棋乎?”这是因为世事之理与棋理相通。古人以下棋陶冶身心、修持品行,从中领悟道理、探究兵法,看似无趣却暗潮汹涌,近于平易却饶富哲思;而下棋双方需具备耐心和毅力,及宏观的视野始能突破僵局,寻找获胜之方,擒贼擒王,可谓人生舞台的缩影。你看,画中那两位长者恍如隔世中的仙翁,游乐于棋中,在胜负中忘却春秋。诗的三、四句用转笔,诗意突兀,出人意外,由画面引发议论、感慨,既是怀古,又是抒怀,情中有情,言外有意,着墨虽淡,韵味无穷。其实这些都是人间清闲事,却是人生最大的乐趣,通过品茗弈棋,让自己冷静,理清思绪,平静心情,坐卧随心,即使是粗衣淡食,也都自有一段真趣。这些阅世的经验,经过文人之演绎,已经荡漾在他们的胸中,并深刻地盈注在笔底。

  诗中蕴含生活气息,不加任何雕琢,信手拈来,遂成妙章。细细品味,胜于醇酒,令人身心俱醉。全诗以其高雅闲淡的风格美,给人玩味不尽的艺术享受,从中洞察画家、诗人的抱负,显然,秋的题诗不是人际交往的消遣、应酬之作,而是以最大限度地扩展画作之境界或内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