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湘竹评论 > >故山松竹月-广西
故山松竹月-广西
[来源:未知]   [作者:admin]   [编辑:admin]   时间:2019-03-14 04:22

  月近中秋,最忆故园。我小时候生活的村庄,是我的高祖父和他的父亲、爷爷两三代人创建的村庄,原来那个地方是一片宽阔的芦苇荡,他们买下这片水域,挑土填泥建成了村庄。村后边是后龙山,那是我孩提时常嬉戏的地方。有一条潺潺的溪水环绕,水从古松脚下经过,再绕过村庄篱落园舍流向田野。溪上有座石板桥,几岁的时候我就开始在桥上攀爬。在有记忆的中秋之夜,我趁着月光抚摸到桥上镌刻的文字。故乡朗朗的星月之夜,抚摸最初认识的几个文字,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和欢喜。

  记忆中的童年,村庄里到处都种有花。村前池塘有荷花,菜园篱笆旁有粉红色的木槿花,还有美人蕉。从这些各处种花的细节我就知道,我们祖上是有审美素养的。他们知道,养活一个村庄,不仅需要粮食和盐,还需要松树和竹子,需要花朵和果园。我小时候,溪水边家里的果园还在,各种果树都有。在乡村,其实也可以过着比较雅致的生活。我的高祖父喜欢绘画,他用的颜料从自然界撷取。比如他会用萤火虫发光物来制作梅花树枝的颜料,甚至还想把月光的精华提取出来。曾祖父也喜欢吟诗,他写有一首跟月光有关的诗:“十年图守困,空对旧山林。代谢期将近,调停自有人。庭前风自扫,篱上月斜明。流水潺潺去,含情一样深。”可见他对照在篱上的月光有着仔细的洞察。旧时能吟诗的诗人估计都写过月光。就拿我家乡人来说吧,我的家乡有一个诗人,他的两个表弟在广州邀请他去玩,告别的时候,他写有一首诗,其中两句云:“明朝又是归轮别,凉月从今两地光”。不动生色地写出了兄弟离别后的思念之情,极具艺术感染力。我们家乡还有一个诗人,清末做过广东潮安县的知县,民初曾任河池县知事,有一年中秋节他无法回家,写了一首诗表达自己的心情:“归装欲整又留连,自笑行踪类紫鸢。幸喜今宵秋色好,冰轮不减旧时圆。”对月光有透切的认识。游子怀乡,乡愁里少不了一枚旧时月,特别是中秋之月。故山的松竹牵系着游子的衷肠,无论走到哪里,都不会忘记。美不美,家乡水。亲不亲,故乡人。所以才有“月是故乡明”的说法。故乡的月亮为什么特别明呢?因为,故乡的月亮可以照亮很多事物。我们童年的经历历历在目,其实都跟月亮有关。月亮照亮了我们的童年,我们在月亮的田野做“蒙蒙躲”。我们在月亮下发现自己调皮的影子。大人告诫我们,不能玩捉影子的游戏。但谁的童年没有过“捕风捉影”的记忆?

  前不久我回到家乡,住了一晚。那个夜晚月亮似有还无,在田野中的小路散步,我居然不知不觉走到了我读书的小学。借助微弱的月光,我看到了校名,唤醒了好多回忆。现在村中泥房很少了,白天我登上堂弟三层楼房的楼顶,看到那几棵后龙山的松树依然是那么挺拔俊俏,那么风神旷朗。看到溪水码头边的竹林依然婆娑翠绿,仿佛生烟,我便产生了一种松竹犹存、家园依旧的感觉。松竹在,自然月光也在,萤火虫也在。

  一路走来的那些文人骚客,他们的笔端无不驻满月光的深情。他们行走在他们的年代和旷野中,披着如霜的月光,吟诵着动人的诗句。“明河共影,表里俱澄澈。”“应念岭表经年,孤光自照,肝胆皆冰雪。”这些诗句带着月色的皎洁、澄澈和宁静,已经静静地成为我们语言里的一种质地。浸润在我们的文化之中。这样的句子也终将指引着我们如何守护这个世界的许多宁静的事物,如何敬畏和热爱我们的乡土,指引着我们在当今迷乱的光影中减少几分慌乱,找到内心的沉静。不要丢失了我们的故山,故山有松有竹,有传统的文化,有最朗洁的月。我们获得第一口乳汁、第一口清水的地方,我们初浴月辉,第一次凝望高远事物的地方。不要丢失了我们的赤子之心。保持一份旷朗超拔的精神境界,一种跟月光对话的诗意。我们的文化品质的形成跟月光终古的寂静倾泻是有关系的。月光不声不响,却抚平白日的喧嚣。月光清冷寒寂,却唤来蛩吟如织。

  诗人李白堪称月光大师。他写月亮的佳句数不胜数,俯拾即是。比如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。唯愿当歌对酒时,月光长照金樽里。”又如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”